邂逅相遇,适我愿兮。

[小段子]精神病患。(新郎x帕克)

【虐???】

        我十分迷恋格鲁斯金的身体,而不是在含有意义的事情上。
        在每次亲密过后我喜欢趴在他的胸上用指尖缓缓掠过每一条肌肉纹路,触碰到格鲁斯金的敏感处引发他疲劳过后而不失生气的清朗的笑声。我反而微笑着继续描绘那些纹路,直到我睡着......

1、虚幻的
        自打在巨山的地下实验室里看到格鲁斯金他的半露的身子和那清晰可见的腿肌纹路心底产生爱慕 ,可正回想之前房间里将忘记删除的上网痕迹删除。可回到的时候经晚了。
        一切都被这个穆克夫公司里的另一个巨头‘杰里米.布莱尔’发现了,被一顿暴打过后,他呼唤那些像傀儡一样愚蠢的士兵。木讷地应着布莱尔的问题......
        昏迷过后第一眼就看见一张人脸,他说了一句什么我没听清昏昏欲睡的。后一秒他给了我一记耳光....混蛋...
        这个恶心的男人移动了身子眼前看到的是一段怪异的vcr,不停的重复播放着。就像重放一部烂透底的电影一样。那个男人有嘀咕了一些,行动非常令人作呕。他在我的脸上舔了舔。我惊恐地喘息着,望见他那衣服应该是一个工作人员。
        万幸,有另一个男人进来说了一些‘紧急情况’之类的语话随着出去了。我挣脱开皮带来,拿起闪光的dv,在黑暗中一道惨叫划破了死寂,隐约地看到另一个房间里一个人像是被空气给抬起来了。不停挣扎着嘴里直说一些求饶的话,当然那些没有用处,就在我的眼里死去。
        随后闯进来一个人,他的样子奇丑无比像是被烧伤了一样,没有头发。衣服和其他工作人员大不相同。
        他跑到控制台嘴里咕囔着什么为我打开了紧闭着的玻璃门,我刚想扭动双腿脑袋闪过刚才看的vcr,也突突刺痛。捂着脑门离开了......
        我在外面走了很久,差一点被一个拿着小型木锯的中老年人杀掉。哦...天哪......
         直到在格鲁斯金所呆的裁缝房,我在那的后门摸索着,反锁了。我抬头再次看到他的脸时,已经满是伤痕眼里乏着血丝,我惊慌失措的跑到前门,可我发现格鲁斯金他....拿着一把反着银光的长刀,满是敌意。嘴里也诉说着不好听的话。
         我被他追逐了好一阵子,在一个失修多年的电梯间里的爬梯上摔了下来,被他逼到走投无路只好躲在了一个铁柜子里。
        格鲁斯金他竟然用蛮力将我拖到一个奇怪的地方,他在柜子里喷了雾剂,之后我在一阵咳嗽中半昏半醒了过去......
        再当我醒过来身体被捆绑在.......

2、现实的
         “维纶.帕克先生?”   
         我抬起头被强烈的灯光照射到双眼,紧闭了一会。才回想起...我在警察局。
         我把我的爱人杀了。



         我一直工作很忙,疲惫给我带来烦躁,而格鲁斯金将我那份烦躁化为愤怒。
         “当时记得格外清楚,我呆在厕所里洗了把脸,眼珠布满血丝摩挲着几日未清理的胡渣。整个人看上去显得憔悴。”
         “请继续。”警官不紧不慢地记录着帕克所说的一切,抬了眼望了帕克一眼道。
        “我从柜子里拿了把8英寸的‘柯尔特蟒蛇型左轮手枪’,这家伙可花了我少钱财。将它用‘357马格南手枪空尖弹’为它上满膛后我轻手轻脚地走到正在看报纸的格鲁斯金身后,指着他的太阳穴说‘对不起,艾迪...我还爱你...’”
        说到这里我的脸颊流下了一颗泪滴。
        “我向他开了四枪,脑浆溅到了翠青的昙花花苞上,血液滴到驼色的沙发套上,子弹穿过了他的脑袋打到通往阳台的玻璃门上。”......



        我将格鲁斯金杀死后,并没有像电影里把他装进超大号的黑色塑料袋里,但我像电影里的杀人犯一样残忍....
        我将格鲁斯金拖到较为宽阔的位置,血迹就这样形成了一道超大的红线。我扯开了格鲁斯金的棕色的休闲短袖衫,拿过放在茶几上的水果刀,低下头去揉着他那黝黑的顺滑的黑发。我流着泪水亲吻他的额头,将唇瓣沿着鼻梁向下亲吻,在他还存在着血气的唇上舔了舔。
        带着哭腔说,“darling...平时你都是这样叫我的...还记得我给你唱的那首歌吗?‘月亮悄悄蒙上一层纱,夜云悄悄隆起崖....’呜呜呜....我,我还很喜欢你的身体,喜欢沿着那些纹路刮过,你每次也都被我弄得痒得发笑......” 
         我拿着刀朝着那些肌肉的纹路划过,流出毛细血管里的鲜明的血。我嘴里呢喃着‘别害怕,我会控制住力道的....别害怕...’。我扔掉了手里的刀,将洁白的衬衫袖子撑在血泊中。用染有血迹的指尖沿着他的下巴刮到嘴唇,俯下身子轻吮。
        我扯下沙发上的毯子将格鲁斯金抱到门槛把脸埋在他的头发里嗅着血和洗发水混在一起的怪异味道,闭上眼等待着社会的审判......
         “darling...I love you forever......”



后续:
        我被地区的法庭派送到市里的精神病院,只有丽莎来看望我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在院里,每晚梦到拥着在血泊中的格鲁斯金在他的耳边诉说着,就像抱着巨大的毛绒玩具熊一样拥着他......
         我开始沉迷于这场梦境里。
直到,



永远......
        end
       “月亮悄悄蒙上一层纱,夜云悄悄隆起崖,曾经年少的我啊,曾经痴心这么想,如果有一天,如果有一个人,陪我一起看花开,陪我一起看流霞,我就想为谁,为谁唱起这首歌,一首少年的歌,一首为你写的歌”

评论
热度 ( 14 )

© 微风拂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