邂逅相遇,适我愿兮。

[outlast:DLC游戏同人]恶魔老板。6(新婚组)

正文、


格鲁斯金回来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多了,刚把车还回去又等不到的士,地铁站也关门。步行回家后感觉要升天......大厅的灯还亮着。
“亲爱的宿主,你怎么这么晚回来?”约瑟夫合上看到一大半的狗血言情小说,翘起腿握拳撑着脸,透着一股寒气看着格鲁斯金。本身就是幽灵又冰冰凉凉的这一副模样让人更寒了。
“我的天......你开空调?为什么要用这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格鲁斯金抱着双臂搓了两下。
“不然要怎么。”约瑟夫见他越是惧怕自己就越猖狂。
“搞什么鬼!我的家!”
“你家就你家咯。”约瑟夫做了个耸肩的动作,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格鲁斯金有些急了,一个箭步冲上去,拳头未落就被约瑟夫抓住了。
“你不要太得寸进尺......”喊天地不叫,喊地天不灵。格鲁斯金现在的内心是快要爆炸的状态,疲惫不堪让他不行理会一切,打掉握住格鲁斯金手环的大手转身回房拿衣服走向浴室。
“生气起来真好玩......”

“出去!!谁允许你进我房间了?!!”
“当然是‘我’咯,不是吗?”还有几分钟,不多留留就变成一团摸不着看见让人类觉得眼睛被蒙上什么东西似的玩意。做幽灵真是累。
“混dan!!你摸哪里,等,等下......”
幽灵也不忘情欲的缺陷......格鲁斯金恐怕没等拿下帕克就被幽灵给.......
“......不要乱来。”格鲁斯金双手撑着浴室的墙壁,花洒喷落下拉的自来水一点一点浸湿他每一寸皮肤。同时也打湿了约瑟夫身上的布料,壮硕的胸肌线条显露出来。
“开开玩笑,我一会就变回去了。”约瑟夫识趣地离开格鲁斯金的房间,离开之前也不忘记拿干净的衣服。
于是,又一gay里gay气的夜晚,就这样在欲望之火的铺垫下过去。和“幽灵”同居也不是什么好的事情。

隔天一早——
“早啊,老板。” 
“早,Boss。”
“早......Boss,你没睡好?”
早上七点半,一进公司个个员工投来各种嘘寒问暖。不是修仙而搞得满脸仙气,不知道该怎么讲了。
“帕克,我们昨晚分析的怎么样?合你心水吗......”托比懒洋洋地伸开双臂,朝帕克打情骂俏。
“呃,得出一个结论。我有点,晕针。”
“不像一个结论吧,comm......男人呢,憋的慌不好。”托比一下换了个表情,嬉皮笑脸地盯着帕克看。“我想睡你。”
“那你今晚试试?”帕克扭头,一脸阴险的。“我不敢保证以后你的se*生活还能不能自理,你知道我枕头底放着什么。”
“踊跃尝试是好事,我要是完成你这棘手的项目。说不定我还能‘加时’。”托比用滑轮椅移动到帕克的位置,下巴撑在帕克的手臂上。
“去去去,一边去!lz要工作。”
“唉,近在眼前却遥不可及......”一个华丽的转身,回到电脑前,开始一天的打拼。
说来也奇怪,托比跟我坦白了之后,变了个人似的......我什么时候这么在意他了??(精分)

“韦伦,帕克~~~我背你回去今晚你做好不好?”络腮胡帅哥半蹲下来,迎接“新娘”的到来。
“衮,我有脚。日程表都轮到我了,不就是想占我便宜。记得做好吃些。”帕克看着格鲁斯金很正常的样子上车离开,拿出手机开始煲粥。
“约瑟夫是不是有什么特征?”立即开门见山道。
“对,有是有。弊端,他可以维持十二小时的实体化,也可以附身到我身上。但这会让我身体不好,昨晚我肯定被他附身睡觉了。”
“把他带出来,今晚。我‘色诱’他!”
“你该怎么做?”
“就带他到商业街,帮他买衣服。我用网上买的仪器把他收了。”
“呃......这算‘色诱’吗,有用?”
“不知道,反正像吸尘器一样的,吸力很大形状古古怪怪。”
“试试看吧。不然公司业绩往下掉可不好。”
“恩,你也注意注意。”
夜幕降临之时,即是约瑟夫回家之日......正所在的这座城市上空,玻璃建筑外挂着的大电视一直重复着让人可以背下来的广告,穿着形形色色的人们穿梭在每一条街。在商业购物广场格鲁斯金带着自己的幽灵到服装店佯装买衣服,离他们几十米外的帕克托比两人正把弄手上的玩意该怎么使用。
约瑟夫本想在现代世界找个伴侣,完结自己的遗愿。为了走出韦伦帕克(三年前的)这个阴影,试着找其他人,比如前面着个。
格鲁斯金焦急的额冒密汗,装模作样的一件一件衣服挑。
“......嘿,来看看适不适合你。”格鲁斯金拿了件棕色中袖衫朝约瑟夫身上摆,时不时瞟一眼远处的帕克。
“还行吧。”似乎认真的说。
“那......再看看这件,老是拿我的穿,我自己都没有得穿了......”
“穿我喜欢的人的衣服不好吗?”约瑟夫捏着格鲁斯金的下巴,眯着眼似笑非笑。
“啧!别闹,这么多人看着呢......”格鲁斯金把约瑟夫的一切所作所为当作玩笑,并没有当真也不知道约瑟夫对自己另有所图。
“啊啊,托比!可以用了!快!”帕克举起手里的像吸尘器的抓鬼工具,迅速跑向格鲁斯金那。
最后,鬼没抓成还把人给撞倒。
“我的圣母玛丽苏,这地板好滑!”托比在这光滑的地板使用他那魔鬼般的步伐,进行撞击。
“啊......!韦伦帕克!我早应该在三年前杀你!!”约瑟夫将胸前的脑袋抓起来,不对。他不是韦伦帕克......
“god OMG!托比you ok?怎么没有用的......”帕克一把将它扔到地上,拉起还躺在别人怀里的哥们,“起来!不然我要吃醋了!”
“真的?!”
“我开玩笑的。”
“一点不好笑......”
“嘿,帕奇。”一旁的格鲁斯金暗示韦伦帕克过来。
“你怎么知道......”帕克定了定神再从裤袋里拿出张黄色的旧纸,“搞砸了没事,我还有东西,这也是在网上淘到的,在中国古代专门制服鬼魂、中国僵尸的。”
“这么旧了还有用吗?”
“试试看吧,让他吃下去......”
托比奎恩草草地自我介绍,介绍完约瑟夫也不敢怎样韦伦帕克,鬼在做人在看嘛(什么鬼...)。约瑟夫心里暗自给这群人定下团队名:神经四人帮。

“又吃麦当劳.....啊啊啊,陪托比奎恩在儿童乐园吃都吃腻了......”帕克整个人葛优瘫痪在椅子上,唉天叹地。
“我都说过你吃不下就别吃,你就是不停。还怪我。”托比反驳道。
“那不要钱啊!谁叫你点那么多?”
“@*#“%?!(;”
“~~@::%@”
约瑟夫在他们对面强忍着会不会一下子把他们的心脏掏出来的冲动,完全无视着无聊又奇怪的哥们对话。他看向在柜台派对买东西的格鲁斯金。
“这么多人。”
“不知道,谁喜欢在家自己做自己吃?有陌生人陪着吃都好。”
“可以回父母家一起吃啊......”
“懒得跟你说,”格鲁斯金面无表情地点餐,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你不懂自己一个人在家有多无聊。”
“我都习惯一个人生活了......不过,现在有哪个人跑进我的生活秩序。也挺好的。”
“别搞笑了,你现在不是在我家吗?”
“......也是。”

“怎么一点效果都没有......是不是假的?”格鲁斯金在帕克耳畔私语道。
“帕克帕克!”托比举着手机压低声说,“网上讲中国的符纸会过期的......吃了话会有副作用,拉肚子......”
“shit......麦当劳有毒!”约瑟夫捧着肚子跑向升降梯。
愉快的一夜又过去,当时在麦当劳里被下东西的人不止一个哦......


帕克从浴室里出来用浴巾擦拭着湿漉漉的金发,路过托比的房间时朝里头大喊:“你不洗澡吗?”回答的只有黑洞洞的房间,掉头快速跑到自己房间。
“托比?”
房间里没开灯托比站在窗口,像是沐浴着月光,但手夹着香烟直盯着外头的路灯看,诺有所思。
“咳咳咳......我不是说过不准再抽烟的吗?高中你抽烟有跟着我玩,咱们父母都以为是我带坏你......”
“我就偶尔......帕克......”
“不和你废话,少点抽烟对身体不好。”他刚出房门又扭头说,“死党之间的关心很正常,不要想多。”
随之,托比才扬起的笑意逐渐消失......

待续

评论
热度 ( 4 )

© 微风拂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