邂逅相遇,适我愿兮。

[outlast:DLC游戏同人]恶魔老板。5(新婚组)

正文、
【本篇纯属娱乐,请不要太当真。】
假期很快就过去,可托比任然惦记着,回到公司也快一上午了。帕克被托比一折腾又回往到之前的工作状态,格鲁斯金最近不知道哪根筋搭好,也不来帕克的工作室了。
事实上,是这样的....在假期期间帕克一行人在离开巨山精神病院时,附身在格鲁斯金身上的幽灵不仅仅是离开了格鲁斯金的身体,也趁机跟上格鲁斯金的车子一同离开了这座荒芜人迹的病院旧址。为什么那个被称为艾迪约瑟夫的幽灵无法自己离开那个鬼地方,因为没有找到一个适合自己的宿体,也没有任何物理意义上的行为将他带走。
可上帝给了约瑟夫一个奇怪的设定,一天二十四小时他可以拥有十二小时作为实体化的普通人,特别像某种独特的文字游戏。但这个设定让约瑟夫更容易找到格鲁斯金,格鲁斯金的公司也小有名气他是在地铁站上的广告看到公司地址,特别幸运格鲁斯金没有下班,在太阳下到半腰时约瑟夫出现在格鲁斯金的办公室。
橙黄的太阳发散的阳光打在约瑟夫的身上,作为幽灵体的他手臂隐约可见一丝诡异的蓝光,强烈的光照着约瑟夫令前者无法看清自己的面容。格鲁斯金只看到一个高大的男人无端无故地出现在自己的办公室,他发现这个男人与自己长得特别像,只是自己的发色比较偏棕。右眼经过反光,男人的瞳孔颜色与自己的也不相同,他黑色的头发眼睛是亚洲人的褐色,黑色的头发留长将发尾发脚的部位剃光头顶的抛到脑后。
格鲁斯金十分的震惊,睁大眼睛。问:“你是......你怎么进来我这的?”
男人笑了笑,是轻蔑一笑。“我是你,字面意思上。”他的声音充满磁性,男人用戏谑的眼神盯着格鲁斯金,男人可以看出格鲁斯金内心不断变化的心理。从惊讶变为不解,再变为迷惑。作为幽灵的约瑟夫,听到人类不断跳动的心脏想象到那充满血液而饱满的样子,下意识舔了舔嘴唇。
    约瑟夫走进格鲁斯金爬到前者的桌子上,居高临下看着格鲁斯金的碧眼,慢慢躬下腰捏着格鲁斯金的下巴,把脸凑的非常近像是要亲上的那种。约瑟夫垂下眼帘,语速放慢似乎很暧昧但里头充满戏谑:“我是巨山精神病院里的幽灵,我下来就是为了找你,孩子。知道为什么我跟你长得很像吗?我第一眼看到你我也是像你一样特别惊讶,也第一眼知道。你就是我的宿主,亲爱的。”
“瞎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大哥,你确定你没有妄想症??”格鲁斯金用力扇开下巴上不停揉捏着的手,格鲁斯金噗嗤一声笑出来在桌子上换个姿势坐着。
“我们真的很像,就连性格上也是......”
“你......”格鲁斯金也不知道怎么说,是从了吧,他又会对自己做什么疯狂的事情。
“放心,我不想做太多多余的事。我是艾迪约瑟夫。”男人看了一眼格鲁斯金,含着笑意道:“对吧,就连我们叫的名字都一样。”
“不,你姓约瑟夫。”
“哈哈,不要在意这一点。你看,你已经认可我了。”约瑟夫从桌子上下来,走进那片阳光内。
“我什么时候......”格鲁斯金猛地站起,约瑟夫没有打算多讲。慢慢走向格鲁斯金,在此格鲁斯金又感觉到了在医院时获得的压迫感,他的胸口变得很闷咬着牙身体想要移动却要消耗很多体力。
“我的宿主,不要用力挣扎。不然你可会晕倒过去的......”约瑟夫牵起格鲁斯金胸前的领带,慢慢用力将格鲁斯金又一次拉到面前。
“我只需要你帮我一件事......你有个员工叫韦伦帕克是吧,我要他做我的新娘。”
格鲁斯金猛抽一口气,额头出现一层密汗。他无法形容这种事情,像那种’要说一也不是一’的那种感觉。
“为什么?每个人都与他有关系......”
“没有为什么,三年前他欠我的。(告密者到现在好像三年了吧...xd)”
“一定要他来吗?”格鲁斯金很不理解约瑟夫在想什么,反正想到自己被别人指控像行尸走肉般,就很不爽。
“难道你想?我可不介意,咱们的感情可以慢慢培养,不是吗?”
格鲁斯金被他一说,脸颊出现一片绯红。“瞎说什么?!你以为你谁啊,我干嘛就要听你的。”
“那现在就要听我的了......”约瑟夫又一次走近格鲁斯金,这次是走近格鲁斯金他的口腔,约瑟夫的舌头像头小蛇一般灵活地在里头游走,仍在懵圈中的格鲁斯金的上下鄂神经线被烧断。约瑟夫更为大胆的进一步探索,黑发男人抱着前者的腰不停吮吸对方的唾液,直至对方呼吸急促。

强烈的需求感让格鲁斯金整个身体变得滚烫,约瑟夫将格鲁斯金压倒在地板上,下身人不安分地用腿直蹭自己的裤裆,格鲁斯金已经被情欲烧毁了理智潜意识告诉他现在需要性。需要被’爱‘或去‘爱‘别人。约瑟夫离开格鲁斯金的嘴唇,抬起头看着对方,格鲁斯金一把搂住约瑟夫的脖子弓起腰来索吻。
约瑟夫咬着对方的嘴唇,道:“答应我的请求吗?”
格鲁斯金没有回答,含住对方的上唇一顿吸吮。约瑟夫扯住对方的头发将他高仰天花板四十五度角,约瑟夫细心的在格鲁斯金的脖子上留下一个一个红印,喉结带下部位布满反光的唾液。约瑟夫突然停下,随着一道蓝光消失。格鲁斯金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
“又进来这副身体了......”
      事情经过就是这样。
   
前几分钟盯着电脑工作,曹操立刻就到。
“韦伦帕克,今晚有时间一起吃个饭吗?就今晚。”格鲁斯金单手撑在帕克的桌子上,帕克有些不屑。瞪他一眼,道:“你这副模样像是邀请人吗?”
格鲁斯金只是笑而不语,眼前忽然闪过一片诡异的褐色光芒,帕克意识到自己的老板有些不对劲,感觉似曾相识。随随便便扒拉几句,把他支开了。
帕克看向在茶水间泡咖啡的托比,起身直径走向他。“嘿,哥们。你在干嘛?”
托比很诧异,笑着说:“你不知道我在干什么吗?等下,你什么时候怎么关心我啦?是不是对我动情了?”托比躬下腰用手托着下巴,笑眯眯地看着帕克。
“你这是什么问题?当然没有。”帕克拿起一旁的茶杯到了杯茶,皱起眉头说:“格鲁斯金他有点不太对劲。”
“怎么不对劲?”托比整理好自己,不急不慢地倒咖啡。
“如果说,那晚上附身到格鲁斯金身上的幽灵会不会没有出来?”
托比没有回答只是,用眼神提示背后有人。
帕克转过身立刻换了种语气道:“嘿,贝蒂~你还在这干嘛?快回去工作,go!go!快扭起你的小屁屁走起来,对~”贝蒂女士白了他一眼,满脸嫌弃的离开了。
    随后又进来一位同事。
“嘿,孩子。没有看到现在是兄弟会议吗?什么,我没有歧视心理。快回去工作。啧,我等会倒给你就是了。”
托比看着对方像个演说家般,十分滑稽。
“行了行了,说正事。”帕克突然严肃起来,喝了口茶,“如果,那个幽灵真的跟出来了,我们要不要叫捉鬼敢死队来?”
“你啊。就是电影看太多,没必要想那么多。”
“真的,我刚刚看到格鲁斯金的眼睛里闪过一片橙光。没有骗你。”
“哦~~是不是还有点模糊?”
“嗯嗯!”
“是你电脑看太久了,傻瓜。”托比抛下一句话,转身离开。
“uhm......有模糊吗?”

当晚,韦伦帕克一出门背后传来令他头疼又熟悉的声音。他的邻居,亨利布鲁斯。
“嘿!我的邻居!穿着这么好看,要去’鸡儿窝‘泡妞啊?”
他是处于叛逆期的高中生,经常找托比教他做数学题,也经常到帕克他们家捣乱,很幼稚就像七八岁的小孩一样让人气的不行。
话说回来,帕克今晚打扮是有些和往常不同。一身衣服都是自己挑的,平常他都是一件衬衫休闲西裤就出门。现在自己更高中生没有什么区别,再说年过三十他也一点都不显老,照样可以做小帅哥。
帕克不想搭理他,人来车也来。直径行向格鲁斯金的兰博基尼Huracan LP580-2,等一下......兰博基尼Huracan LP580-2!!?帕克看到这架意大利出厂的世界名车,下巴快要掉下来。
“等什么?上来啊。”格鲁斯金从车里下来,穿着还是阳光帅气,给成熟的外表熏染了丰富的色彩。
“你...你着车.....”帕克有点不太相信,颤颤巍巍地坐到副驾驶。
“有这么夸张吗?叫我老弟借的,我自己的车放家里呢。我弟他刚好有事出差。”格鲁斯金很自然的转向踩油门,出发。引擎的声音足足可以让家里正洗着澡的托比听到。
“还是上次哪家。”
“不然呢?我经常去The elantra star(餐厅名,捏造的)吃饭的,其他地方我都不知道好不好吃。”
注意,这里的格鲁斯金已经是正常的了。
帕克耙耙额发,道:“下次我带你去,小吃。还在读大学时我定下个目标就是要吃遍整个美国!!哈哈,现在想想当年我还托比真够无聊的,那时我们加入了一个社团非常非常无聊。关于基督教的,他们有免费派送的披萨,不瞒你说就是为了这个而去的。每天都祷告作演讲......现在我都不知道当年是怎么熬过去的。”
格鲁斯金也跟着他笑笑,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可问题不是在吃饭上,格鲁斯金在内心挣扎了很久,终于打算将一切告诉了帕克。
“帕克,听我说我接下来讲的东西你可能会不信,但你一定要听我的......”
“巨山里某个幽灵跟了出来?”
“呃......恩”
“他现在在你家?”
“是的。”格鲁斯金将车停在目的地附近的地下停车场,低着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我就知道!!这几天我看你奇奇怪怪的就知道有什么事,在医院你被附身时一直对我说些我听不懂的话,什么体育馆,你死的地方。要我做你新娘什么很扯淡的东西。”
“咱们回去再说吧,饿就去快餐店买。”
格鲁斯金没有回到自己家,又再次去在帕克家,本想留在这里的。怕被幽灵怀疑他们仨在网上查资料很快总结了一切。
在1945年,美国启动了回纹针行动,将1500多位纳粹德国科学家转移到了美国,开展科研项目,其中有些是非常知名。1967年,巨山精神病院与科罗拉多州建成,当时是为了关押精神病罪犯和严重犯罪倾向的病人,同年,有三位科学家被袭击身亡,政府立即叫停了精神病院和其有关的项目,之后精神病院被关闭。
“wow~~这就有趣了。”托比在一旁神经兮兮道。一看中二病没毕业。
“别瞎嚷嚷!”
而在将近40年之后,一个名叫穆克夫的跨国企业收购了这家精神病院,并且利用这个精神病院做各种惨无人道的人体试验,目的是为了创造出类似幽灵一样的东西,他们成功了......但是因为操作失误,实验成功的幽灵不受控制,基本杀光了精神病院的实验人员,精神病人和犯人跑了出来。
“完了,没有了。”
“这关幽灵什么事?”托比发出提问。
“等一下,这个逃生又是什么东西?”格鲁斯金发现搜索推荐下有个不显眼的图标。帕克点了进去。
“只是个游戏。在四年前卖的非常火,游戏特点在于玩家操控一个美国记者迈尔斯去调查位于科罗拉多州的巨山精神病院内所隐藏的恐怖真相......巨山精神病院!!等一下,这个医院不是在咱们八百公里外的郊区那吗?”
“游戏,可以借鉴。”格鲁斯金皱起眉头,摩挲着下巴。
“迈尔斯......”帕克一看到这个名字大脑又闪出一串乱码的画面,隐约出现一个被黑影包围的男人。看不清他是谁。
“这游戏还有DLC,看看怎么说的。”
“逃生告密者,原作的前传。在这里玩家将扮演一位软件工程师,.Waylon Park.....巧合吗?哈哈......”
“这......再看看其他的。”
“游戏一共出现三个Boss,Chris Walker一个胖子,杀人方式是拔头......Frank Antonio Manera,厨子,外号电锯厨师,嗜杀成性,吃人肉,极其变/态,武器是骨锯。”
“嘿!这不就是厨师长吗?他做的华夫饼超好吃的!!”托比再次发言,“我敢肯定,他绝对是好人。”
“最后一个,Eddie Gluskin......老板,是你吗?46岁,病例番号196,爱好为制造“新娘”。这个新娘什么意思?那个幽灵说过要我做他的新娘。他的体格较为高壮,力气很大,能单手提起十分重的Park。常用武器是绳子,电锯,刀子,敌人是Waylon Park。他性心理变/态,对爱情有很大追求。既痛恨女性又追求女性,所以才会有了切除主角的器官的怪癖......我好像懂了。”帕克揉了揉发干了的眼睛,转过身看着格鲁斯金,“你怎么看?”
“幽灵他自称自己是艾迪约瑟夫,但是在这一点就不同了。如果说这个完全只是借鉴,但我们两的名字不可能完全是巧合。”
“那假设我们是三次元的,网络即是二次元。幽灵是五次元的生物。也就是说我们被时间扭曲了??”
“什么鬼....中二病晚期了你。”格鲁斯金用食指用力一弹帕克的额头。
“我们不管这个巨山精神病院先,怎样都要把我家那个弄走向啊......那假设我们生存在一本小说里,幽灵真的存在游戏里为了情况不冲突,作者把游戏里的ID改成艾迪约瑟夫。我怎么会这样想......”
“那举个例子。”帕克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纸和一支笔,“你在这里是格鲁斯金,幽灵是约瑟夫。而游戏攻略里头的‘艾迪格鲁斯金’被钢针插死吊在体育馆里。咱们去到现实中的巨山的时候......”
“我去睡觉了....慢慢来吧,分析帝。”托比拍拍帕克的肩膀伸个懒腰打个哈欠,去洗漱了。
“啧....当时你被附身时说过’还记不记得那个体育馆,我死掉的地方。‘可以说明幽灵有可能是游戏里的格鲁斯金,我也还是我。”帕克用笔帽戳戳被自己写满密密麻麻的文字的纸。
“前几天幽灵来过我的办公室,很游戏里的人物特征很像。黑发,但是眼睛是褐色的。他说‘亲爱的,我就是你。我的宿主。’他这番话是什么意思?”
“根据我经常打游戏看动漫得来的经验来说......你快要GG了。”
   
待续
ps:啊...胡扯了一大堆,读者老爷们不要打我啊!!你们就当做娱乐娱乐就行了,谁叫我中二永不毕业呢?hhhhhhhhhh

评论
热度 ( 8 )

© 微风拂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