邂逅相遇,适我愿兮。

[outlast:DLC游戏同人]恶魔老板。4(新婚组)

正文、
    当格鲁斯金醒来时,已经中午了。他一套西装被退下扔在地板上,身穿一件白衬衫一条裤衩,走下床右肩传来一阵刺痛。看着这个陌生的房间更是摸不着头脑,格鲁斯金捡起地上的衣服,上面占有一大片污渍还有一点擦破的痕迹。他走出房间,强烈的阳光笼罩着格鲁斯金,让他一时半会睁不开眼,看到第一个人不是自己家的保姆而是在自己的员工托比奎恩。托比正在厨房做吃的。
   “嘿,boss。睡得还好吗?”托比看了他一眼,继续搅拌着锅里的面。
   “不算......太好。肩膀有点痛。”格鲁斯金低着头揉了揉肩膀,闻到一股芳香迅速跑到厨房柜台看着脸部表情僵硬的托比,“你在做什么吃的?我很饿。”
   “呃....超市买的中国挂面,厕所里有个新买的牙刷。”

   “吸溜——”格鲁斯金见托比一直盯着自己的铁叉看着发呆,一时也想不出什么话题。无脑地问了一句:“你是怎么认识帕克的?”
托比瞳孔猛地放大又缩小,道:“高中时认识的。”
   “那好,说来听听。”
    那时托比奎恩和韦伦帕克一同在本市的公立福朗特高中就读(瞎掰的一个高中),那时他们俩并不同班。
   “我也是这个高中毕业的,学弟。”格鲁斯金笑嘻嘻地说道。
    帕克原本是在二班上面的,就因为在班主任的课上看课外书被扔到下面去了,正好是托比奎恩那班也正好是全校最多男生的那班。帕克一进去心里感叹道:真希望能回到过去,把那本该死的小说扔到。
    整个班级上流空气弥漫着一股汗酸味,现在正值五六月份的时候,温度没有预兆般直线上升。教室更像个烤炉,每个人解下衬衫的纽扣像条咸鱼撑着身体乘凉,汗水还是不断直冒。帕克安安稳稳走到现班主任安排的位置坐下,出乎意料的是自己的同桌十分洁身自好不像其他同学敞开心扉让外人看起来这里像是修罗场。他的同桌也就是托比。
   “很形象,很生动。当年我们也是这种情况。”格鲁斯金吸了口外卖来的可乐,挥挥手示意托比继续讲。
    刚开始帕克来到这个班很陌生,也不敢跟其他人聊天每次下课都是坐在座位上一动不动,也有女同学找过他支支吾吾的半天说不出一个字,不是看见女生就害羞。是因为她们讲的东西他都听不懂,什么INS上某个博客的同人很好很好,YouTube有一对情侣好有爱,各种各种。这也导致帕克每到下课就跟着托比,到哪都是。
    直到托比问了帕克一个问题,才会有现在可以欺压托比的情况。那天托比问帕克,你为什么天天跟着我?虽然你是我的同桌,但我没有收你做小弟。帕克听了他这话,前一秒一脸懵逼后一秒整个人都不好了。炸毛了。
   “什么??!你居然把我当成你的二五仔,跟班??!你脑子没有被僵尸拿走吧?不对,僵尸看见你都会失望的离开。”
   “你这话什么意思?”托比也不示弱,立即和他斗嘴。帕克也尽量快点结束这场尴尬的吵嘴,没多说两句转身返回教室。
    于是帕克一下午都没有了心情听课,到放学时看到自己的同桌被几个小混混围堵在小巷,帕克偷偷打电话给父亲大人那边的一位小哥,父亲是重案组的刑长所以帕克结识的人也不少。小哥于是拉了六七个人到了帕克说的东街三十七号小巷,被获救后的托比一直保持着一脸懵逼的情况,围堵他那几个人也准备送到派出所。帕克看了他一眼,太阳穴那被打了一拳还有些淤青嘴角也红肿红肿的。
   “不打算道谢吗?”帕克看他狼狈的样子有点好笑,卖力的忍着。
   “那....我该怎么谢你?请你吃肯德基还是星巴克?”
    帕克噗嗤一声笑出来。“不要吃东西,我不要求太多。重新认识一下,我就韦伦帕克。你呢?”

    出了着一件事帕克托比俩人的距离也拉得更近了,玩什么总是粘在一起。还一起报了同一所大学,也玩得越来越出格。帕克总是喜欢那他来开些小玩笑,托比也总想欺负帕克但反倒被欺负的不敢回宿舍。托比在大学期间有个学姐老说,再不把这个’气球‘绑紧在自己身上怕会被其他人牵走哦。托比他觉得还不到时间,会把他拿在手里的一天的,于是帕克遇到了丽萨。那一个月托比都是处于一种‘我是谁,我在做什么。’的状态,很幸运帕克不知道他这样子,因为他和丽萨同居了。一个月后帕克回来了,自己一个人。
托比很奇怪,为什么谈的好好的怎么说分就分?他感叹道,女人真难懂。于是,帕克又陪着托比做单身贵族,很久很久....直到毕业出来工作。毕业后帕克问他;你四年都不找个,去拜佛啦?
    托比只是笑着不回答,满眼的宠溺。帕克看到他的眼神一顿寒颤,不再继续这个话题。他总以为自己的哥们是不是喜欢上自己了,他要是在自己失恋那天告诉我,或许可以考虑考虑。但绝对没有再失恋的时候了。猛地,帕克感到自己的想法特别诡异......
   “嗯....故事讲完了。”托比拿肯德基配送的餐巾纸擦了擦嘴,起身收拾东西。
格鲁斯金手持吃剩半个的鸡腿,心想:看来,得早些拿下才行。接近黑夜时分,城市上空的夜空被反射上来的霞虹灯光渲染的光彩焕发,商业广场早早亮起形形色色的日光灯。在人群中某个不显眼的角落,一位高大而健壮的男人在东张西望。他外面穿一件修身马甲,配上白衬衫让他整个人显得像一位中世纪的绅士,硕大而美感的胸肌将自身的荷尔蒙弥漫在人群之中。
    他站起来足有一米八六高,走到马路旁自言自语道:“得快点找到宿主才行。”没错,他正是巨山精神病院里的亡魂。艾迪约瑟夫(为了跟三次元的艾迪格鲁斯金不出现冲突,只好把五次元的他改改名字了)。
    待续

ps:这篇写得有点短,将就看看把。反正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更新了......

评论 ( 4 )
热度 ( 6 )

© 微风拂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