邂逅相遇,适我愿兮。

[outlast:DLC游戏同人]恶魔老板。3(新婚组)

正文、
   “嘿,今晚坐我车回去吧。”格鲁斯金到达帕克办公室直接走向他,今天晚上他们俩之前约好在帕克家吃晚餐。
   “恩,也行。”
   “那,需要我带点什么过去吗?”
   “不用了,我都准备好了。”格鲁斯金刚想下楼等他时,又讲:“对了!我家餐巾纸用完了,你去买。”
   “那好,我到楼下等你。”
    买好东西格鲁斯金呆在车上特别激动,激动得想蹦地三尺高!!突然他拿出后座里的一个文件夹,上面全是韦伦帕克的资料。很多很多......
   “韦伦帕克,30岁。177cm(身高)。未婚。爱好,打网球,跑步。不感兴趣的事物,健身房。”格鲁斯金低下头用手指一遍一遍抚摸那上面帕克的照片,眼神特别的温柔。让人看了必起大片鸡皮疙瘩。
    叩叩叩——“格鲁斯金。”帕克敲了一下车窗,吓得他心慌意乱。故装淡定地放好,放帕克进车。
   “刚刚在看什么?”
   “没啥。”
帕克见格鲁斯金也不说,也没有再问下去。
  
   “先坐会吧,冰箱还剩有啤酒。我去做晚餐。”
   “托比又不在吗?”格鲁斯金有些好奇自己的员工了,在公司每刻到可以看见唯独到他的窝,十分神秘地蒸发了。这样也好,可以和帕克单独聊聊,进一步了解了解。
   “不清楚。我叫他把工作交给我,去买食材。东西买了,人也不知道哪去。”
   “呃,这样。帕...帕克。可以聊会吗?”
   “说吧。”
   “就是,快到节日了。你打算做点什么?”格鲁斯金双臂抱在一起撑在桌子上,领口里一片肉色,壮硕的胸肌挤到一块 薄薄一层胸毛看得清清楚楚。为什么可以看到,因为他扒拉开的领子掉下来了。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
   “哦,托比可能会叫我去儿童乐园。每年的节日都是,你也知道到节日那边全场免费嘛。你妻子....啊我忘了你还单身。”
   “嗯....”格鲁斯金在桌子上打圈圈,也想不出什么地方好玩。大脑叮一声,刚想起一个地方,身后响起一道耳熟有沙哑的声音。
   “帕克!节日咱们不去儿童乐园啦!!我发现一个超好玩的地方,它还上过报纸!!”托比拿着旧报纸双手在空中挥舞,视线飘到格鲁斯金的脸上时,顿时停止了呼吸。“bo....boss。”
    餐桌上格鲁斯金又讲起刚刚那件事,正好也是托比说的地方。巨山精神病院。
   “这么巧!老板,咱们仨组队??”
   “也行,那边挺刺激的。”
   “是啊是啊,帕克。报道和新闻都讲过,那边地底是一个基因改造公司,后来被人告密也就被捕了。没有被发现之前很多人被拿来做实验,都是医院里的精神病人,听说里面有两个幽灵,YouTube上面有人去探险过了。据说一个乌漆嘛黑的鬼,另一个在裁剪室的。”
帕克看着他巴拉巴拉一大堆东西,有点感兴趣。可一听到裁剪室,脑里闪过一串乱码。太阳穴也突突地疼。不止他一个人,格鲁斯金也是这种情况。
   “还有一个吃人的厨师,也是被改造的。”托比吃了一口帕克做的千层面,突然皱起眉头道:“这个放盐有点多,下次记着点。”
   “嘿,评价也吃完再说好不好?”
   “行行行......去不去?”
   “去!当然去!儿童乐园每年玩到快吐了。”
在一旁默默嚼食物的格鲁斯金也开口了:“要不要带帐篷??”
   “带什么帐篷?你还想拿个高压锅去野炊啊。”帕克吐槽道。
   “我就是说说而已,这么激动......”
  
到了节日那个星期,一行人手持一个手电筒,去往作死之路上。
   “打算怎么参观?”帕克望向托比,可他拿着个望远镜’wowwowwow’地停不下来,像是嚼了炫迈。(什么鬼??)
     格鲁斯金问帕克怕不怕,他摇摇头。宠溺地看着托比的背影,那种眼神像是把自己把亲手养大的女儿嫁出去的那种眼神。
仨人串通好一起走,可偏偏格鲁斯金一扯帕克就扔下了托比。
   “你干什么?!”
   “嘘...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格鲁斯金压低了声音,嘴唇抵在帕克的耳边,让他感到很不舒服。
   “我喜欢你,帕克。我要跟你交往。”格鲁斯金看着对方在黑暗中发亮的碧眼,尽管是手电反射引起的,格鲁斯金都毫不在乎。
   “说完了?说完我去找托比。”帕克刚想离开又被格鲁斯金拖回来,强吻了他。帕克下意识地一顶对方的小腹,疼的对方蹲下来。
   “格...对不起,还好?能站起来吗?”
   “嘶——一点不好,妈dan...疼的shi快出来了......”
   “哦,我刚好有纸。需要吗?”
   “去你的!”
   “哈哈哈~~走了。”
   “你扶我一会,等我缓缓。我的天哪,你下手也太狠了吧,要不是......要不是我练有腹肌,不然早把刚才的饭菜吐出来了......”
   “正当防卫,谁叫你那样那样......”
    待格鲁斯金舒服一会后,托比已经找不到踪迹,有可能他也去找他们俩了。帕克他们也找到医院的分布图,现在所在地是行政大厅,通往二楼的电梯旁的拉伸门被撬开一大个口子,足够一个人进去。地上也没有任何脚印,也不知道怎么找托比,于是边喊边找电闸开关。很不巧,已经报废了。
   “我们在这待着等他看看,说不定会走回来。”
   “好吧。”

    于是等了一段时间,某处响起了异常的骚动,像是一些电流的滋滋声,帕克无法确定。里面嘈杂着人的讲话声,是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似乎朝帕克他们俩慢慢接近。
   “难道是托比?”
格鲁斯金看着他,说不出话来。不是无语的那种是整个人发不出声音,他的胸口被压的很闷,隐隐有种窒息感。
   “你怎么了?!格鲁斯金你别吓我!”
格鲁斯金用手撑在扼住自己的喉咙,太阳穴那的青筋暴起,那个奇怪的声音也越来越近,声音戛然而止。格鲁斯金在地上喷出了一大堆的水,猛烈地喘了几口气。他抬起头来,看着帕克。下巴还遗留着刚才他吐出来的水,帕克见他恢复正常了那袖子帮他擦干净嘴巴,拉起格鲁斯金的手朝大门跑去,心想:明早上报警察局,托比。先委屈你一会了......
可帕克刚走出一两步,格鲁斯金开口说话了。“my darling~~你要带我去哪?”说完他的双眸闪过一道橙色的光,帕克这次真有点吓到了。刚才他也感觉到一股压迫感,同时身边像流过一道寒流。
   “你...刚刚叫我什么?”帕克诧异地望着他,脊背不断发毛。
   “唔?我发音不准?”格鲁斯金突然露出一个诡笑,十分惊悚。
   “boss?你没事吧......我们回去了......”帕克感到在这里每待一秒,心脏不停的跳,脑袋也非常嗡嗡的异响。
   “帕克~~你心跳得这么快,难道是对我心动了?你就像我许多年前见到过的一位女孩那样,她拥有着一头金色的长发,同你一样美丽动人......可是,她没有跟我在一起......他嘲笑我,说我穷酸......她还说,尽管你有一张英俊的脸庞,健壮高大。但你配不上我,你没有钱你给不了我想要的。”格鲁斯金不断的说,帕克似乎闻到托比的声音,非常微小。
   “哈。果然,这么多年没见你还是那么迷人......”他说着说着身处一根手指,刚碰到帕克的脸蛋,被一股冰冷上袭帕克下意识躲开了。格鲁斯金讲出了后半句:“也还是那么......无情,你还不懂我对你的忠诚......”
帕克被他说的一头雾水,完全不明白。
   “我们,好像......知道托比在哪了......”帕克向支开他的注意力,去找到托比一起解决这个问题。
   “你还记得体育馆吗?你把我......我死掉的地方。”
    顿时,帕克全身的血液凝固了。他明白了一切,格鲁斯金,自己的大老板被幽灵附身了。虽然他是个半神论者,多多少少也知道一点。
   ‘格鲁斯金‘看到帕克微张着嘴,说不出话来。对方盯着他的丰厚的下唇,上唇薄薄地像一片纸。
   “哦~~我等吻这个吻等了多久了......”说完他就用力吮吸帕克,帕克他惧怕这个不是自己的老板的老板,万一暴走了怎么办?于是,任由他亲亲到他想停。
    ’格鲁斯金‘看着一脸绯红的帕克,心里乐的说不出话。可前者不高兴了,这是被亲的最多的一个月,而且都是男的!最头疼的是......都是认识的人!!!托比就算了。
帕克趁着不是自己的老板的老板分神,拉着他的手往托比跑去。不是自己的老板的老板却在帕克身后说着帕克听不懂的东西。
   “哦~亲爱的,你不知道在这栋楼跑了多久,我一直一直追你不放,你拼命的逃,就连电梯窗口都跳下去,就是不肯让我抓到你。为什么那就是要跑呢?我又不会吃了你,我就说想跟你玩一个小游戏,不疼不痒无后患,都没什么大不了的事,你就是逃,,,巴拉巴拉——”
   “说吧说吧,待会儿那就忍忍了。”帕克咬着牙,小声地道。
终于,在一个房间里看见托比走出来。他手里拿着个华夫饼,上面全是奶油,沾着许多彩色的巧克力豆,看上去十分可口。已经被啃了一口。
托比看到自己哥们,朝他大喊道:“嘿!你刚才去哪里了?我刚刚看到厨师长了,我手上这个。就是他给的。他还说要不要帮我签名呢。”
   “啧——你怎么跑这么快?刚刚格鲁斯金他说要上厕所,一出来就不见你了。”帕克走上前去,神神秘秘地带托比到一旁,在对方耳边说:“一会咱们把他,唉!就是我的老板,现在他被这的某个幽灵附身了,咱们弄晕格鲁斯金看看,那个幽灵会不会出来。嗯,没问题。出什么事我来承担。”
   “呃....嘿。格鲁斯金还记得他吗?他是你的员工,叫。干他丫地!!”帕克大喊一声,用力一把推上去,不是帕克的老板的老板被推得一个踉跄,等他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时,小腹已经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不是帕克的老板的老板捂着肚子后退一两步。万万没想到的是,背后还有一击。
帕克他半蹲下来用腿绊倒格鲁斯金,没有伤着脸,帕克迅速站起坐到不是格鲁斯金的格鲁斯金的背上,用被压着的人的手反扣过来,在不是格鲁斯金的格鲁斯金的肩膀上来了一下肘击。晕了。
   “wow,帕克。我怎么不知道你还会擒拿?而且还怎么暴力——”托比撅起半边嘴,皱着眉。
   “你忘了,我的父亲大人是做重案局刑长的?”帕克抗起已经是格鲁斯金的格鲁斯金,突然想到什么说:“你会....开车吗?”
托比啃了口华夫饼,支支吾吾说:“可能,会吧。”
   “可能,会吧??!”
    待续

评论
热度 ( 10 )

© 微风拂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