邂逅相遇,适我愿兮。

[outlast:DLC游戏同人]恶魔老板。2(新婚组)

正文、
    “嘿嘿嘿,托比!你看什么?”帕克正在厕所里嘘嘘,前两分钟他一离开自己的位置下一秒托比跟屁虫附身。
    “没看什么,就是想跟你的小兄弟问问好......嘿~你最近过得好吗?”托比把脑袋挪到帕克的脸旁,开着不好笑的玩笑。
      咻,帕克拉上裤链迅速离开,托比又跟了出来。“哥们,说吧。你到底看.....”帕克不耐烦地转过头,话说到一半看了一眼四周继续道:“你看上我什么?唔?”
    “哦,那可多了。你的头发,你的眼睛,你的鼻子,你的嘴唇,你的....”
    “闭嘴!不是我说你,如果咱俩是陌生人你已经不在这里站着跟我说话了。”
    “我会在哪里?你的...床上??!”
    “噢,喝!滚去医院吧!!”说话间帕克朝托比的胸口来了下不轻不重的拳击,快速离开现场。
    “帕克!你连打我都不舍的用力还说对我没兴趣??”
      不,又帅又蠢的托比根本不知道帕克为什么不舍的出力。因为怕一下子真把他打到不省人事的地步。
      帕克回到办公室时刚好看到格鲁斯金在自己位置旁跟其他员工聊天,笑的很是开心不像是工作的事。
    “帕~克~~”托比猛地在帕克的背后一搂,这种事情其他人已经见得习惯了,他们一开始在这里时就这样子了。可格鲁斯金看见了微微眯起了眼。
    “韦伦帕克。过来一会,找你有点事。”格鲁斯金朝帕克喊道,双手十分自然地放到了身后,看起来像个六十多岁的中老年人(被黑最惨一次)。
      帕克拨开了托比的手,大步流星地走向Boss。
    “找我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过来。到我那谈。”
     帕克跟着他的身后,后方又传来烦人的声音。
   “帕克——”托比压低着嗓子叫道,“手机——”说完朝自己的iPhone指指。
     帕克收到了一条来自托比的信息:今晚,可以和你’睡‘吗?我怕忍不住把被子弄脏了。
     看了后,头也不回竖了个中指给他做以回报。
     到了Boss的办公室时,格鲁斯金是鬼鬼祟祟地将门关上再让帕克坐下,又神神秘秘地对帕克说:“可以答应我一个请求吗?你也知道员工看老板脸色,我现在暂时看你的脸色。不用紧张又不是把你卖了,也不值几个钱。”
      帕克听了他这番话更是想揍人的说,舒了口气平静的说:“什么事情,我答应你。算是还你那顿饭。”格鲁斯金笑了,一手拖着腮一手把玩着钢笔。
    “陪我吃饭,就今晚。不用不用,算是我请你的。几天前咱们去的那家。”
    “哦。”
     帕克出了门还是想不明白Boss为什么突然请自己吃饭,还是去过的。难道哪儿的好吃?

     被隔壁的好哥们骚扰了一天后,又想起今晚要陪Boss用餐,睡意猛地增长。疲惫地跟在托比身后行向地铁站,同时托比也吱吱咋咋地滔滔不绝,帕克也听不清楚他讲什么鬼“嗯嗯嗯”地随声附和。
    “帕克,需要我背你吗?你都快要和大地母亲亲吻了。”托比停下脚步看着帕克,吞了口唾沫沉着气等待对方的回答。帕克二话不说跳上托比结实宽厚的脊背,托比比他高了一个头一次跳不上把自己搞了个踉跄,于是托比蹲下让帕克上来,继续滔滔不绝地说道。帕克也嗯嗯嗯地在托比的背上睡着了,他们俩也引得路人投来各种不同的目光。
      到家后托比将帕克扔进房间后,跑到厨房做吃的了,当然他没有问帕克Boss找他干嘛去了。所以,帕克醒来后已经十点半了,约好九点半到......手机也快被打爆全是格鲁斯金打来的,一关手机整个房间又回到原本的黑暗,只有窗外的霞虹灯的光亮折射到帕克的房间。
    “托比奎恩!为什么不叫醒我??!艾迪格鲁斯金他今晚要我跟去吃饭的!!啊啊啊啊,算了。明天看着办吧。”帕克一把抢走了托比怀里的爆米花,到厨房藏着去洗澡。说是藏着不就是放在桌上。托比跟着上去说:“你不告诉我?我怎么会知道你和格鲁斯金去约会?”
    “你瞎说什么大谎话?!哦~你居然还眼红?!我睡过头毁约了你还来跟我讲风凉话??”帕克在浴室里大喊道。
    “我为什么要眼红?那你说格鲁斯金为什么邀请你吃饭?”
      浴室门被打开,里头的人下身用浴巾裹住,上身还流淌着水露,一头湿哒哒的金发紧贴在一起。帕克还不解自己在生什么无名火,心里很烦很烦。他走向自己的房间托比又跟在他的身后,帕克猛地转过身。朝托比一顿啃咬,用力地吮吸托比的嘴唇,在对方的下唇处留下了一个口子,轻力地向下轻咬到托比的脖子上时用力的咬了下。
    “满意了吗?”帕克丢下一句话反锁房门。
      托比看着帕克的房门,摇摇头吐口气蹲下身捡起地上的爆米花。

      第二天一早,托比很快做好早餐坐在椅子上等待帕克起床。
    “嘿,昨晚没吃饭就睡。饿吗?”托比看到帕克立即开口提问,脑里不断回想起昨晚的事。
    “饿!当然饿,饿的要死啦。帕克再不吃托比奎恩做的美味食物就要饿死啦!”帕克连跳带蹦地去到餐桌,他抬起头发现前者用一种无法理解的目光看着自己,连忙说道:“我没有生病,我就是怕你为了昨晚的事情吓得不敢跟我说话。当然,也不是你的错,我不生气了。快点吃吧不然上班迟到了。”
      托比吐了口气拿起三明治,使用往常以来自己挺有的吃相解决了它。突然发现自己昨晚好像占了便宜,吃着吃着偷笑起来。帕克看着他,半挑着眉心想:看来得病的不是自己。
   
      至于为什么帕克没有再生气,那是因为格鲁斯金昨晚也毁约了。帕克打电话过去道歉时,格鲁斯金却说公司合作方的大人物请去喝喝酒谈谈公事,也就去应酬了。格鲁斯金也讲下次再约,但帕克拒绝了,让他直接到自己家来,亲手下厨。

很久以后帕克问过格鲁斯金为什么要无条件地去请他吃饭,格鲁斯金这样回答:因为你是我最得意的员工。别别,哈哈哈~~好啦,我就是想更近一步了解你而已。正是因为我喜欢你,想要给予爱给你更想得到你的爱...帕克。
  
    “工作怎么样了?”格鲁斯金突然出现在帕克的工作室,这让帕克有点受惊。突如其来的察探。
      工作归工作,帕克只是紧紧盯着屏幕声音弱弱的讲道:“呃,还好......”格鲁斯金尴尬的笑笑不说话,歪着头看着帕克出神。脑海浮想联翩。“我的天哪,三十多年来从未见过如此让我心跳如跳跳糖的男人....真想把他含在口里不让任何人触碰......”格鲁斯金这么一看被茶水间休息的几个小姑娘见到,边偷笑着时不时瞟眼帕克那又低下头暗声讨论。
    “Boss,你不用回去工作吗?”帕克感到背后不断发毛,一扭头就看到格鲁斯金那张痴汉般的脸。
      格鲁斯金回过神来,饶饶头道:“呃,哈哈。也没什么太大的工作量,也就是等你们下面递上来的方案经我同意,签签字就可以了。也没什么。”
    “那你为什么不回去坐等着方案,来我这像痴汉一样盯着员工看。”
    “我这不就是没有等到,下来看看嘛。”格鲁斯金尽力澄清自己,这让帕克感到好笑,明明不是在做自己该做的事情,却偏偏要说谎。
    “哦~是吗~~那我亲爱的大老板,取方案是来我这里的吗?”
      格鲁斯金实在不好意思干笑一声,转身离开。托比向格鲁斯金的背影投去诧异的目光,问帕克:“那家伙什么时候来的?来着干什么?”
    “我怎么知道,你自己去问问?”
    “呃....帕克。我想抱抱你。”
    “那下班你抱我去地铁站好不好??”
    “好啊!那我可以现在亲你一下吗?作为我抱你去地铁站的报酬。”
    “去你的!”
    “哈哈哈~~”

                                                         待续
ps:哈哈哈,好想打游戏啊......

评论
热度 ( 8 )

© 微风拂脸 | Powered by LOFTER